67abb.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都市情感 » 按摩女的一夜情

按摩女的一夜情
上一篇:未必真实下一篇:我的女同事

这天给朋友约出去蹦的,整天在网上泡着,也是时候出去轻松一下了,而且现在的的士高就是泡妞的圣地,寂寞了很久的弟弟在我胯下蠢蠢欲动。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十点,朋友开了车接我,说他已经找了三个女伴,这三个女的是在的士高里认识的,要我放开手脚盡情发挥。这还用他说,我连声催他开快点,別把时间耽误了。
因为要去接那三个女的,所以不能直奔的高,偏偏那三个女的磨磨蹭蹭的,等了半个钟头还沒下楼,气得我在车上直骂直娘贼,等下给老子上手了好好泡制你们。
终于等到三位丽人下来,我连忙定睛打量,只看得我目瞪口呆,手足冰冷,要不是三女在场,我就想冲我朋友来一拳。这兔崽子叫的是什么女伴啊,一个身材尚且可以,可是脸蛋口大眼小,还生满疙瘩,是男的还嫌难看呢。中间那个浑然是个发育不良,一米五以下的身材,身音如鹄,笑起来隐约看到满口龋齿。最后那个还好,身材高挑有一米七的样子,身材稍嫌肥胖,水桶的腰,胸前雄伟,可取的是脸蛋长得还不错。
上车后听她们说朋友的事,说话的过程猜测得出这几位都属智商不高者,朋友看上的就那水桶腰,看来今晚上得自已开发阵营了。要我上那两位,我同意我弟弟还不同意呢。
不一会到了一家的高,是我沒来过的,也是那水桶腰介绍的。我看门面还气派,就沒有反对的理由了,以我的心思,我是想到我常去的那家,说到底环境熟悉点,泡起妞来也得心应手些。
进去后发现的高的舞池小得很,里面的人也不多,冷清的场面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在这环境能泡什么妞啊?我晕∼∼
找位置坐下来后,大家嘻嘻哈哈地谈笑一番,由于音乐太大声,说话时都要在对方耳边说才听得到,我每次跟水桶腰说话时总往她耳朵里吹气,弄得她向我直抛媚眼,故意在我身边蹭来蹭去。我转头一看朋友脸色不善,连忙收敛,免得为色伤情啊。
看来这时的我最需要的就是酒了,那个龋齿在酒桌上竟然豪爽痛快,骰盅甩得辟啪响,如鹄似鸠的嗓门喊得我心惊肉跳。还好我摇骰盅的水平不赖,那龋齿连输十盘后,发醉的眼睛在我身上瞟来瞟去,看得我鸡皮竖立,头皮发麻,见情况不,为免龋齿借酒发骚,连忙大放其水,连喝三瓶酒后我装醉倒在沙发上。龋齿得意地卡卡大笑,手在我脸上拧了一把,竟然说我中看不中用,三两下就给她摆平了。
朋友带着三女出去跳舞了,百般无聊的我在旁边寻找真爱,结果真是令我大失所望,正懊恼间,身旁的沙发一沈,有人在我身边坐下,不用转头我就知道是那水桶腰,她那香水味实在太刺鼻了。
水桶腰凑过来问我的名字,因为沒心情,刚才我还沒自我介绍呢,随口回答了:「我叫林朗,怎么不跳舞啦?」
水桶腰说:「我叫小丽,那里歌曲不够劲,看你一个人寂寞,就过来陪你。不欢迎啊?」身子贴得我很紧。
笨人都知道她的意思,可是我朋友点名要她的,我可不能夺人之「美」。虽然如此,抽抽油水还是可以的。
我一手将她的水桶腰搂住:「有美人相陪,还有说不的吗?」
水桶腰笑得全身的肉乱颤,半个身子靠在我的怀里,我的小弟弟此时竟然不争气的擡起头来,顶在底裤里怪不舒服的。偏偏这个时候水桶腰的手就放在我弟弟上面,水桶腰感觉到了,却并不把手移开,反而藉着说话时的动作和笑声在我弟弟上面动来动去。
看来不直接点是不行的了,我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你的手这么不老实,等下我可不客气了。」
水桶腰也咬着我耳朵说:「谁要你这么客气啊,小帅哥!」
说实在的,我的确比我那朋友帅点,这水桶腰看上我了,不行,要给朋友看到了不好意思。但此时我久未经风雨的弟弟明显的告诉我,今晚上不发泻一下,恐怕整晚也別想睡了。
我又在她耳边说:「那我们找个地方客气客气。」
其实舞厅里的音响声音很大,就算我扯着喉咙叫,我朋友也未必听得到,但不知怎么地,我现在好像做贼似的有点鬼鼠。
水桶腰脸上发光,更加地靠近我,用半生不熟的广州话道:「你话事啦。」
因为朋友去跳舞时把手机钥匙什么的全放我这里,我拿起朋友的车钥匙在水桶腰面前晃了晃,水桶腰立刻明白我的意思,在我大腿上拧了一下,迫不急待地圈着我的臂弯把我拉了起来。
我偷偷摸摸带着水桶腰进入电梯直下停车场,幸好沒有给朋友发现。因为想速战速决,一进车尾就搂住水桶腰倒在车位上,伸手解她的裤带。车是面包车,后座很宽敞,把座位调平后就像一张安乐椅。
因为水桶腰的屁股肥大,解开裤带后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的裤子脱下,露出粉红色的内裤,水桶腰自已把上衣解开,带着胸罩的大乳房随着动作晃来晃去。我感叹了一声,来不及脱掉她的内裤,粗鲁地把胸罩推到乳房上方,她的乳晕和乳头很大,颜色带褐色,不由分说,我一手一个抓住用力捏了一下,发现虽大而不结实,不是我喜欢的那种。
因为衣服被脱的关系,水桶腰似乎也情绪高涨了,极快地帮我解除下面的武装,当裤子滑到脚下的同时,内裤也给她拉在小腿上,早就涨得发烫的肉棒在空气中像重获自由似的舒爽极了。
说实在的,我的肉棒并不太大,长度也只有十三四公分,阴毛不盛,一般喜欢勐男的女子是不太喜欢的。我看到水桶腰眼里似乎有失望的神色,心里直骂:「你这贱货,要不是老子今天慾火朝天,我才沒心思跟你搞这东东呢,还嫌三嫌四。」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里说道:「我的弟弟是不是很可爱啊?」
水桶腰扑哧笑了一下说:「看你的身材就知道你这东西一定精緻得很,果然不差,不过白白嫩嫩的的确很可爱。」
我心里直骂娘,嘴里不好说什么,只好在她身上报仇。一嘴咬住一个乳头狠狠咬了一下,水桶腰哎哟地喊痛,声音又爽又嗲,那有点痛楚的意思。不再理她这么多,手口并用在她乳房上工作,伸起右脚勾住她的内裤向下蹭,也许她怕把内裤弄坏,连忙自已把内裤脱在屁股下才让我用脚蹭到她脚下。
百忙中我向她腿根望去,只见她那里黑黑的一大片阴毛,我个人比较喜欢女孩子阴毛稀少,又暗叹今天命苦。
水桶腰一手抓住我的肉棒搓了起来,呻吟道:「哇,好硬哦,我喜欢。」
我两个手指捏着她的一个乳头重重捏了下说:「喜欢就亲亲它嘛。」
水桶腰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真不明白她怎么这么会笑。凑过肉棒到她面前,她想也不想就张开嘴含了半截进去,啵啵啵地吸得发响。由于太久沒做,肉棒受到这刺激跳了跳,差点就要喷射出来,连忙放松身体,将思想转移,伸手往她下体捞了下,只见那里并不潮湿,就捏住阴唇揉了揉,伸了中指进去,发现里面不算宽松,心里稍为有点安慰。
因为惦记着朋友,怕等下找我们不到会怀疑。于是从车座上的裤袋里找到套套,说道:「来吧,美人,我想上你了。」
水桶腰放开我的肉棒,嗲道:「这么快幹什么?慢慢来嘛,我也要你用嘴帮我舔舔。」
我头皮发麻,只好耐心跟她解释说:「下次再来好吗?小康说要找你玩的,我怕他知道了我们的事怪我,今天我们随便弄弄,下次我给电话你,再出来好好玩,好不好?再说等会散了,小康一定会找你开炮,你再跟他好好玩吧。」
水桶腰极不情愿地从我手里拿过套,解开后放在嘴里,我正愕然中,只见她扶着我的肉棒慢慢地含进口里,等肉棒从她嘴里出来时,套套已经戴在我的肉棒上了。我不禁感叹,这女子功夫真到家啊,以前这情况只能在网上的文章看到,沒想到可以从她身上试到。心里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三分。有点怀疑下次会不会真的找她出来再幹一次。
我把她的身体摆放好,将她的双腿分开弯起放在座位上,伏下身体在她乳房上吻了吻,伸手扶住肉棒对准地方插了进去,她的小穴果然并不太松,加上身上肉多,压在她身上竟也有另一番情趣。
在我进去的同时,她呻吟了一下,娇嗲的声音听得真是爽,正准备大幹,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们一跳。我的肉棒并沒有离开她的肉穴,伸手把手机掏了出来,果然是朋友小康,我对着水桶腰示意別出声,按了接听,电话那头小康气急败坏地问我和水桶腰去哪里了。听得出他的口气不太高兴。我可不想得罪这个朋友,连忙说刚才喝了酒有点闷,就跟小丽出去走了走,现在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后我抽出肉棒说:「不行了,小康在找我们,穿好衣服上去吧。」
水桶腰可不依,搂住我说:「刚刚才有兴趣,这就不玩了,多扫兴。」
我边穿衣服边安慰她,说要是小康等不及了一定会想到停车场,到时候找上门来我们一样玩不成。水桶腰觉得也有理,只好极不情愿地穿上衣服,两人回到舞厅。
小康他们正在喝酒,见到我们后满脸的狐疑,我装着什么事都沒有,继续跟龋齿斗了一会酒。小康趁机在水桶腰身边献慇勤。水桶腰刚才经我一弄,慾火未浇,很快跟他上了手,小康连忙吩咐买单。
送三女到了楼下,为了使小康沒那么难堪,我提议小康和水桶腰自已去兜兜风,我和龋齿及疙瘩下车吃宵夜,在大家心照不宣的情况下,小康载着水桶腰绝尘而去。我剎时感到自已身边危机四伏,龋齿和疙瘩一人一边地夹着我,漂浮的眼神令我在六月天里都觉得寒风瑟瑟。
所幸的是此时我的电话响了,是我另一个朋友小武打来的,我像捉到救命草似的对着电话说道:「什么?有这样的事?小康?小康有事出去了,人沒事吧?他们的人呢?怎么能给他们跑了?不行,我马上赶过去。」
小武只不过打个电话叫我吃宵夜,给我沒头沒脑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
我挂缐后对二女说道:「我的一个朋友出事了,我要赶过去看看,等小康回来你帮我跟他说说,就说我不等他了。还有今天本来要跟二位好好玩玩的,可惜碰到这事,你看∼∼唉∼∼」
龋齿的鹄声又起:「是啊,跟你玩得真开心呢?要不我留个电话给你,下次有空再找我玩。」她竟然当旁边的同伴不顾,把我们只说成我了。
我一边拦着的士,一边用手机记着她的电话号码,刚记下时就拦着了一辆的士,飞身上车时听到龋齿还在大叫:「你还沒留你的电话给我呢。」
车上打了电话给小武,解释了事情后对他说我这时慾火上涨,赶快找个地方泻泻火才行,小武哈哈大笑之馀,告诉我晓港路的温州城有新小姐,不如到那里去泻吧。
那个温州城我以前去过五六次,虽然挂羊头买狗肉,里面沒几个是温州的小姐,不过质素还是不错的。服务是按摩,聊天,打飞机,不准开炮。一个锺35元,不贵。我一般不叫鸡,真的有需要时也宁愿到那里出出火。
时间已经快到三点,温州城的生意还不错,坐在那里等客的只剩五个小姐,我匆匆一瞄,只有坐在最左边的那个上眼点,老实不客气地朝她一指,就径直往楼上走去。我这动作是有讲究的,老闆和小姐见我这个样子,感觉到我一定是这里的常客,要不也不会这么熟络,虽然看起来我这个人并不是那么眼熟。至于服务及其它方面都会稍微好点的。
我不去理小武找了那一个,冲进按摩房,从两排小房穿进去找到最后一间,撩开布帘进去后,就面朝下地趴在那只有八九十公分宽的床上。周围传来窃窃私语声和嘻笑声。因为这里是不肯开炮的,所以沒听到有做爱的声音,其实就算真的在里面做爱,也是压低了声音做的。要是给老闆知道了会对小姐不利的。
不一会儿听到脚步声进了我这间小房,一个比较柔的女声说道:「先生,我是你点来服务的。」
我哦了一声,说:「你先帮我按按腰,很酸。」我的腰的确很酸软,反正时间有的是,就先让她按按摩吧。
那小姐的在我旁边坐下,双手压着我的腰部按了起来,我连连叫她用力点,酸软的腰给按了后舒畅无比,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小姐扑哧笑道:「你別叫那么大声好吗?別人还以为我们幹什么呢。」
我也嘿地笑了一下说:「那有什么关系,那些人要听也是听女的叫,谁会听我在这儿叫驴。」
我觉得腰好了很多,就翻过身来,刚才匆匆一瞄沒看清楚她,此时忙补足功课,要是不满意的话还可以换的。只见这小姐皮肤还算白晰,五官端正,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很顺眼。最少比我刚才见到的三女都要漂亮得多。第一印象不错,行,就要她了。
我故作熟悉这里,说道:「我以前沒见过你,你新来的吗?」
小姐点头:「对啊,我刚来这个店三天,不过我以前在那边福建城里做。」
按摩城里的小姐不定时互调是常有的事,我也不多问了。
「怪不得了,其实我只是去年常来这里,今年这是第一次。」我说大话了,这里不说大话的人只怕不多见。只是看你说得好不好而已。
我继续说:「我以前有一个很熟的在这里做,她很好的,我非常喜欢她。」
小姐「哦」了一声,有点兴趣了,问道:「是谁啊?如果还沒走我一定认识她。」
我哪里有这样的熟人,沒有办法,只好不理她的说话,继续吹道:「她长得挺漂亮的,嘴又会说话,跟她聊天的感觉很好。」
小姐「啊」地说道:「我知道了,你说小玲是吧?是不是十九岁,眼睛大大的那个?」
我故作惊讶地说:「怎么?你认识她?」
小姐笑道:「当然认识了,她现在在福建城做,以前跟我住在一起的。」
我哦地一声说:「这样啊,那太好了,我还怕我出去那么久,回来找不到她呢,你知道吗?我是要她的,可是她却不肯。」
小姐一边在我手臂上作势按摩,一边说:「怎么?你做这一行你也要她?」
我笑着说:「什么这一行那一行的,做这也只不过是个职业,有什么对不起人了?她就是你这思想,说我知道了她做这一行的,做长久夫妻是不可能的,但一夜情就沒关系了。」
小姐深有所触,说道:「她说的对,我的男朋友就不知道我做这个,他要知道了,也就做不成朋友了。你跟小玲一夜情吗?」
我知道开始进入重要话提了,提起精神说道:「是啊,就在这里做的呢。一夜情的东西,现在很平常啦。」
小姐啊地一声说:「什么?你们这么大胆,要是给人知道了就惨了,这里是不能做那个的。」
我笑了笑说:「我和她自然有办法,要不等会我们试试看。」此时我的心跳虽然加快,但这句话说得漫不经心,很自然。
但小姐并沒有回答我,我只好换话题:「对了,你看我这大头鬼,还沒问你什么名呢?」
小姐说道:「我叫小冰,你呢?」
在这里报的一般是假名,我故作吃惊:「小兵?你爸爸怎么帮你起个男孩的名字?」
小冰见我误会了,笑笑说:「是冰水的冰,你呢?」
我说道:「我叫小强,你男朋友不在附近吗?」我乱编个名字。
小冰摇头说:「他在深圳,很久沒见他了。」
我啊地一声说道:「这么远?那你在这地方老跟男人在一起,想要的时候怎么办?是不是也∼∼那个?」
小冰想了想,大概觉得我这个人说话还算亲切,说道:「你是不是问我也是不是跟客人来一夜情?这倒沒有,不过我在外面有过,他们不知道我做这个的,还有我跟这里看场的也睡过。」
我哦地一声:「这样啊,早知道我就找机会在外面认识你好了。」
小冰一时沒反应我话里的意思:「什么?」
我微笑道:「好跟你一夜情啊。」我发现对这个女孩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小冰笑笑沒说话,过了一会儿说道:「我帮你服务吧。」说完把我的T恤翻起,伏下身体在我的乳头上舔了起来,一股酥痒的感觉立刻传上我的大脑,很舒服。
小冰用舌头在我乳头上向下舔,打着圈圈,一直舔到我的小腹,我呻吟了起来,为了迎合她,我是故意呻吟的。
她擡头得意地问我:「怎么样?舒服吧?」
我点点头说:「舒服,做你的男人真是太幸福了,跟你做爱一定很舒服。」
她又伏上来,用舌头挑逗我的耳垂,我趁机把手伸进她的夜服里抚摸她的小腹,她的腰很细,皮肤很滑,也很有弹性。再向上一点,摸到了她的胸罩边,顺着边向她的掖下摸去,一般那个地方女孩子都比较敏感,耳朵明显感到她的唿吸变粗。而她报以用牙齿轻咬我的耳垂。
我又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在她的身上游动几下后双双插进她的胸罩内,把胸罩推了上去。她的乳房不大,手感良好,特別乳头硬硬的捏得很舒服。我一手一个抓着乳房揉捏起来,而她顺着我的脖子向下舔,又到了我的乳头,这次她牙齿轻咬着吸吮,不轻不重,很舒服。我放开她的乳房,两手穿过腋下将她的身体靠着我,乳房贴在我的胸前,嘴巴朝她的脸吻去,而手则开始解开她的胸罩。
一切都很顺利,一般很少按摩女肯这样玩的,看来她对我的印象不错。我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已的皮带,她趴在我的身上任我亲吻她,甚至我吻上她的嘴并送上舌头时,她也丝毫沒有抵抗,反而也送上舌头跟我纠缠,这可是很难得的,一般按摩女的宗旨是,嘴不能吻,那是老公的专用,胸可以摸但不能用太大力,更不能用嘴亲和咬,打飞机而不做口交,至于下体绝不能动。现在她的嘴我吻过了,摸胸时力量也不小,现在是时候亲她的胸了。
我坐了起来,皮带已经解开,但裤子沒有脱下,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依旧在揉搓她的乳房,嘴巴吻过她的脸颊后,低下头向乳头亲去,她果然沒有反抗,任我在她右边的乳头上吸吮,鼻子发出轻微的呻吟声,这时她发现我裤子的皮带已经松开了,伸出手从我的内裤穿了进去,抓住了我的肉棒,但因为内裤太紧,她根本沒办法活动,所以也只是轻轻地捏着。
这时我的手离开了她的乳房,在她的小腹徘徊了一阵,毅然将手插进她的短裤,她依然沒有阻止的意思,我大喜之下艰难地继续在她包得紧紧的短裤和内裤内伸进,终于摸到她的阴毛,再向下时就摸到了她的阴阜,遗憾的是短裤包得实在是太紧了,而她们的工作服穿这么紧的短裤也是为了防止侵犯而设的。我根本沒办法在肉穴上面施展动作,只勉强把食指插进阴道内就觉得手酸了。
虽然如此,但我的目地还是达到了,再弄恐怕会弄痛她,我将手抽了出来,顺便将食指偷偷嗅了一下,味道正常,因该很干净。这时感到肉棒给内裤束得不舒服,于是把内裤连裤子脱到膝盖上。
她看到我的动作,以为我要她帮我打飞机了,说道:「我去拿纸。」不等我说话,连胸罩都沒有戴好就出去了。
我只好拖过毛巾盖住下体,躺下身体等她。虽然按摩房里有空调,但我还是感到无比的燥热。见墙壁上的灯亮着,顺手关了。
过了一会儿小冰回来了,见我把灯关了,似乎笑了一下,递过一杯水给我:「喝点水吧。」
我接过水一口喝了个干净,小冰把一卷纸放在床头,问道:「打飞机了?」
我隔了一会儿说:「不忙,还想跟你亲热,你的身材很好,我很喜欢,而且你的口技很好,真想再享受下。」其实舔身体远沒有口交舒服,我这么说只是想再找会上她而已。
她轻笑了一下说:「我很少这么帮人弄的。」
我哦地一声说:「那我不是很荣幸?是不是挺喜欢我?」
她把脸凑到我面前,说道:「你长得挺好看的,就是瘦了点。」沒有说喜欢我,但意思说对我还是有好感的。
我一把搂过她:「那今晚跟我∼∼那个?」
她故做不懂:「什么那个?」不等我回答,嘴在我嘴上吻了一下后又舔起我的乳头来。
我撩起她的上衣抓住乳房用力揉了起来,另一只手抓过她的手牵引到我的肉棒上,她握住轻轻套弄,技术很好,肉棒很享受。
我说:「我的那个不太大。」
她咯地一笑,向我的肉棒看去,说道:「不会啊,还算可以啦,很硬。你一定很能幹。」
说完开始在我的小腹上舔了舔,继而转下,在我阴毛地吻了吻,我的心一阵激动,还以为她下一步该含住我的肉棒了,沒想到她将我的肉棒扳过一边,在我的阴囊上亲着,久久轮不到我的肉棒。
我说道:「我的东西不大,不过还算可爱吧?」
她听了打量下我的肉棒说:「嗯,白白嫩嫩的,不像有的人黑不熘秋,难看死了。」
我陪笑了一下说:「要是可爱你就亲亲嘛。」
她套了几下肉棒后,终于张开嘴将肉棒含了进去,真后悔刚才来的时候沒到厕所里洗洗,之前水桶腰也含过,后来又戴过套套,肉棒的味道一定不太好。
她含得很轻,我的肉棒并沒有感到很大的刺激,反而是她的手在我小腹、阴囊和大腿上的抚摸使我便刺激些,我呻吟起来,但不敢太大声。
正舒服间,外面突然有脚步声,小冰连忙站起来,拖过毛巾盖在我下体上,又坐在我身边抓着我的手臂假装按摩。
传来小武的声音:「你在哪里?」
我应了一声,小武拉开布帘,对我说:「我搞定了,还有点事先走喽。」
我恼他破坏好事,恨不得他马上消失,说道:「好好好,要走,还来报告什么?」
小武吐了吐舌头,缩回脑袋自行走了。
也许是我的肉棒味道的确不好,小冰向地上吐了口口水,一只手在我胸前摸来摸去,我搂着她示意睡下来,几十公分宽的床挤上两个人还真紧,还好两个都不胖,勉强睡得来。
我笑着说:「该轮到我替你服务啦。」
说完坐了起来趴在她的身上,撩起她的上衣,抓着乳房玩弄着,嘴则在她脸上亲吻着,继而撩动她的耳垂,继而吻上她的眼皮,最后紧压她的小嘴,她顺从地张开嘴,并伸出舌头给我吸吮,也许是夜深了,也许是刚才帮我口交的原故,她的嘴里有点味道,但并不是影响我的心情。
我放过她的嘴,方向向下地推进到她的胸,但在她的胸我并沒有浪费太多时间,很快地吻上她柔软的小腹,顺便研究她的短裤是怎么脱的,但在短裤的前面实在看不出该用什么办法可以脱掉。
「也许在后面。」我心想。于是伸手到她的屁股下摸索着,却摸了个空,后面连个缝都沒有,更沒有拉链和扣子。
沒有办法,只有让她自已脱才行了,我又爬上她的身上吻她,一只手从短裤头伸进去,在阴阜上面来回摩擦,这次摸到她的小穴口,明显感到那里是湿的,心里又是一喜。耳边听到她的呻吟,趁机说道:「你的短裤有什么机关,怎么我脱不了?」
小冰扑哧一笑说道:「那是专门防像你这样的色狼的,有本事自已找去。」
听到她默许我脱她的裤子,我真是太高兴了,连忙翻身对着她的短裤研究起来,嘴里说道:「我就不信难得了我,一分钟还脱不了,我就是龟孙子。」
短裤就那点东西,翻两下就一目瞭然了,原来短裤的侧边有条隐形拉链,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到。废话少说,我连忙把拉链一拉,短裤连内裤给我拉到她脚下。
这时她突然起来把裤子拉上到膝盖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反悔了。耳朵里听到她轻轻地说:「这样容易穿些。」原来她是怕等下有人来时,穿上裤子比较容易。
我放下心来,黑暗中看不清她小穴的模样,只感到阴毛不多,小穴还算紧。定了定心,嘴唇在她的阴毛上吻了起来,一只手指则插进穴内,里面很热,已经有不少的水,我的手指抽插了几下后又加了根手指进去。
她的身体颤了颤,伸手阻住我手指的进攻,说:「別弄那里了。难受。」
我只好抽出手指,嘴在她大腿根内侧吻了吻,目地是想闻闻她下体的味道,如果正常,等下可以真枪上阵。但是她以为我要为她舔阴,连忙按住我的头说:「別,那里很髒。」
我顺水推舟,说实话,我还不想帮她舔呢。我又伏了上去吻她,双手百般玩弄她的双乳,而下体则一上一下地磨蹭着。
就在我跟她舌头交战的时候,她突然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轻轻地说:「你放进去吧,我要跟你一夜情∼∼」
我心中一笑,都这个份上了,说了还不是沒说,我要幹你还不是屁股一挺的事,故意沒听清楚,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她将我搂得更紧了点,说:「我要你跟我打洞,好帅哥,你放进去。」
我轻笑了一下,牙齿咬了咬她的下唇,说道:「那你叫我老公。」
她伸手在我屁股掐了一下,说:「跟我做的我都叫老公,那我不是有很多老公?」
她不等说话,掐屁股的手转到我前面,抓住我的肉棒对准她的小穴,说道:「来!」
我常在网上看那些人跟小姐做总爱老公老婆地叫,还以为她们都爱这一套,不料今天碰到的竟沒这嗜好,看到她急不可待的样子,真有点被她强姦的感觉。
沒办法了,我只好屁股一沈,肉棒插了进去,但因为她的短裤沒脱,双腿夹得太紧,肉棒只能插进一半。尽管这样,她还是发出了欢快的呻吟声。我抽插了十数下,觉得这样做爱实在不爽,于是示意她起来,我躺了下去,她知道我的意思,用毛巾围在她的屁股边,抚着我的肉棒缓缓坐了下去,这一下连根而入,她又忍不住娇嗯了一声,就慢慢地坐起莲来。
她的水蛮多,顺着我的肉棒流下来,沾着我阴毛黏黏的。我也坐了起来搂住她亲吻,这一下就换了个姿势了,她的短裤和内裤此时越来越往下熘,我把她放在床上,还套着短裤的双腿被我合併高高举起,她的屁股高高地向上,露出紧闭的小穴和小菊花,我趁她不注意,将短裤和内裤除了下来放在床边,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我举起肉棒对准她的小穴插了进去,并立刻勐抽起来。
她将短裤拿过来放在胸前,并沒说什么,闭上眼睛享受我给她带来的冲击。刚开始时为了不发出太大声音,我总是不敢将肉棒太深入,因为这样两人的皮肤相撞会发出啪啪的声音,肉棒在浅插中很容易受到刺激。我只好趴在她身上,肉棒用蠕动的方式插她,这样插得很深,也沒有什么声音。
我的上面也在努力着,口手不停,弄得她捂着嘴发出唔唔的声音,而下体的水声是越来越大,我的小腹和腿根都是湿湿的。
不知为什么,我很享受这样的环境和做爱姿势,做了半个钟头了还沒有想射精的感觉,而她却受不了了,突然紧紧地抱住我,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唿吸很大声,身子向上弓了弓,但给我压着,又躺了回去。
她盡量压着声音说:「我∼∼泻啦∼∼舒服∼∼好舒服∼∼你也∼∼也快点吧∼∼啊∼∼嗯∼∼」
我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也是激盪不已,下体抽插加快,一边说:「那你叫好老公∼∼」
她弓着身体将头埋在我的胸前,说道:「嗯∼∼不∼∼不叫老公∼∼我叫你亲哥哥∼∼」
叫得又柔又嗲,我打了个激灵,精关一松,精液分成几次射进她的穴内。趴在她的身上唿唿地喘着气。很少做爱做得这么累的,也很少做爱做得这么爽的。
事后大家穿好衣服,我一看五点钟了,就搂着她休息了一下,六点的时候她叫醒我,说她下班了,要回房睡觉了。
我本来想取点小费给她,但想了想还是不要的好,给了钱就不叫一夜情了。反正她工作的服务费我是要给的。
事情离现在只不过十来天,其实这件事唯一让我不安的是做的时候沒戴套,虽然自已又观察了一下她的下体,但这东西我们不专业,要真中到了就不好了。而我也为此憋了十多天沒跟女友做爱。不能说不是一个损失,所以奉劝出去玩的哥们,不论对方是什么人,最好还是把套套戴上,安全第一啊。
上一篇:未必真实下一篇:我的女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