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abb.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都市情感 » 艳满杏花村

艳满杏花村
上一篇:医生操处女,爽啊!下一篇:未必真实

这是一个很偏僻的乡村,坐落在东北的大山里面。多数的村民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从未真正的走出过那片大山,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倒也安静祥和。
夏日的中午,这里远远沒有城市那么燥热,却也仍旧是骄阳似火,一片片的苞米地茂盛的生长着,在阳光下,散发着清淡的芳香。一条条笨狗都躲在阴凉里面伸长了舌头。有气无力的发出呜呜的声音,热的够呛。
周小强,和名字一样顽强的男人。七岁那年,一夜之间父母双亡,死的很离奇,沒有人知道他们因为什么死的。从那一年开始,周小强就在村子里面东逛西晃,到了谁家吃谁家,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从来沒有读过一天书的他,脑子却很灵光,可能是和他太早的就步入社会有关,同龄人都很怕他。
有人说他是流氓,他却沒真的幹过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无非就是偷偷人家的裤衩子,摸摸小姑娘的屁股。说是好人,又不算,有事沒事他总是喜欢欺负村子里面的大姑娘小媳妇。
如今他已经是十八岁了,一个人生活在他父母留给他的破烂屋子里面。冬天的时候,就去別人家的柴禾垛偷几捆苞米桿子回来烧,夏天干脆就不烧炕,反正天气燥热,不烧也不冷。
这个村子里面,对他最好的就是隔壁的王嫂了,隔三差五的就给他弄点吃的,经常出去偷別人东西干小偷小摸勾当的周小强几乎偷遍了全村的东西,唯独沒有碰过王嫂家的一砖一瓦,也算是知恩图报了。
王嫂两年前嫁过来,比周小强大不了多少。人还算是俊俏,长的很白,不管夏天咋晒,都还是那么白,当然周小强能看到的都是她衣服外面的白,至于她的身子到底有多白,他也不就不得而知了。有时候王嫂送东西过来,他都会调戏,说她长的带劲。每次这个时候,王嫂总是点着他的额头,告诉他小孩子不要胡思乱想。可她不知道,人小鬼大的周小强早就不是处男了。
这一天中午,周小强来到了桥边。这是他们村子里面的一座桥,听说十几年前这座桥下有一条很宽的河,可是后来不知道为啥,这条河就干了。幹了几年之后,桥下长满了茂盛的草,村子里面有一些耐不住寂寞的狗男女总是喜欢大晌午趁着人们都在家里午睡的时候出来鬼混。
坐在桥后的一个石墩子上面,周小强等了一个小时,一点收穫都沒有,难道今天中午就啥都看不着了?
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周小强看着一个人影匆匆的从桥上下来,他急忙躲到了一边的草丛里面,悄悄的看着。
下来的是一个长头髮的女人,上面穿着一件半截袖,下面是一条松散的碎花裤子。
是她?周小强暗自皱了皱眉头,这不是村长家的儿媳妇吗?难道她也有了野男人?不太可能啊,这娘们才嫁过来不到三个月呢,一双大眼睛很勾人,身材也很好,算得上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大美女了,要不是村长有权有势,家里有钱的话,就凭着他儿子那熊样,能娶到这么好看的大姑娘?妈的,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村长的儿媳妇下了桥,左顾右盼,好像是找什么一样。看了一会,松了一口气,把两只手伸到了腰间的碎花裤上。
周小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趴在草地里面看着,他的这个角度很好,几乎所有出现在草丛上的人都能看到,这也是他多次偷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看着四周沒人,村长的儿媳妇竟然把碎花裤子脱了一半,蹲在了草丛里面。
由于隔的太远,周小强根本就沒看清她的身体,不过在她蹲下去之前的一剎那,清晰的看到了一抹黑色浮现眼前。顿时他变得兴奋起来,要是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娘们应该是来这边尿尿了。可能是打算出村,路过这里的时候憋不住了,钻到桥下,还以为这里安全,沒人能看到呢。想到这些,他就慢慢的朝着她蹲下的地方挪了过去,有这么好的春光,谁不想多看几眼。
  
艳满杏花村
风华正茂
他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害怕吓到人家,爬一阵歇一阵,很快,那个女人就站了起来,不过沒有提上裤子,仍旧是四周看了看。确定沒人后把自己的身子稍稍的朝着前面弓了一下,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东西,哈着腰,把那个白色的东西放在了她的下面,穿上裤子,走了!
我操!周小强一愣,这也太尼玛的快了点吧?自个还沒爬到她跟前呢。啥都沒看着了,就这么走了?
等到女人走远,周小强走了过去,刚才她蹲过的地方确实是有一滩水迹,而且还有一条刚刚用过的卫生巾。
「妈的,真不巧。」周小强拍了拍大腿,沒想到这个女人会来事儿:「都说村长儿媳妇好,败着急,我这一两天就睡了你。」
哼着小曲,周小强回到了家,屋子里面很凉爽,躺在炕上想着刚才看到的场面,仍旧是激动不已,看来得找一个女人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了。幻想着和谁谁谁幹啥啥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睁开眼睛一看,是隔壁的王嫂,看着王嫂,周小强马上就露出了笑容,只要她来,自己就有好吃的了。
「这咋这么早就睡觉了呢?」王嫂端着一个盆放在了炕上:「今儿你王哥买了一点猪肉,我炖的粉条,给你拿来点。」
「嫂子,还是你好啊。」周小强脑子里面想着村里的那些老光棍说过的一句话,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啊。
「行了,少贫嘴了,大米饭也给你拿来了,我去给你拿碗筷。」
王嫂站起来出去给周小强找碗筷,她哪里知道这个小子正盯着自己的屁股看呢,正是夏天,每个人穿的都很少,王嫂穿着一条黑色的纱料裤子,很轻薄,这样穿着也凉快,可她犯了一个错误,穿着黑色的纱料裤子,里面就不应该穿白色的小裤衩,这样一来,小裤衩的形状和眼色都棱角分明,一清二楚的落在了周小强的瞳孔中,并且慢慢的放大。
」小强,你前段时间说三叔公死的时候说你爹妈是被人杀死的?」王嫂坐在炕沿边上说道。
「嗯哪。他是那么说的,我也记得,那个时候我好想都七岁了,记事儿了。」周小强一边吃着嫂子带过来的猪肉炖粉条一边想,啥时候能一边吃着嫂子带过来的东西一边吃着嫂子就太尼玛的美好了:「他们死的太蹊跷了,你说得啥病了能一宿俩人都死了啊。」
「那你打算咋整啊?」王嫂看着他风捲残云的吃着,微微一笑,她对他就像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绝对沒有別的想法。
「还能咋整,得想办法给我爹妈报仇啊,人不能白死,他们要是不死的话,我能过这日子吗。」
「我看啊,你还是算了吧,都那么多年的事儿了,你哪还能找到凶手啊。」王嫂劝说道。
「那怎么能一样呢,別人毁了我的家庭,我要让他生生世世都不得安宁。」周小强使劲的嚼着嘴里的猪肉,像是嚼着仇人一样。
「你小子还挺记仇。」
「对我有恩的人,咱得记着。有仇的人,咱得报着。要是让我知道这个人是谁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吃过了东西,王嫂帮着周小强将碗筷洗了一遍,她知道这孩子懒,自己肯定是不会刷的,弯着腰在锅台前面刷碗的时候,周小强就站在她的身边,踮着脚,脑袋一直朝探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看啥呢?「
」嫂子,你真白啊。「周小强笑着说道:「你说你咋就那么白呢。」
「你呀,小孩牙子,一天到晚都瞎合计啥呢。」
「我可不小了,该长大的地方都长大了。」一副流氓相的周小强坏坏的笑着。
「行了,你吃饱了,晚上早点睡吧,我可得回去了。」每次唠到这种话题的时候,王嫂总是恰到好处的岔开话题或者干脆离开。
在她心里,周小强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有些他自己身子上的东西可能都不知道是干啥用的呢。周小强不这么想,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成熟了,可以开始肆无忌惮的享受着只属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了。
这一年,他十八岁,风华正茂。却天性流氓。这一年,她结婚两年,绝色倾城,但无人欣赏!
  
艳满杏花村
外面有野男人
两天之后,村子里面发生了一件大事,村长的媳妇不知道被谁拽进了苞米地里面给幹了,不光是给幹了,还给弄死了。所有人都猜测可能是她记住了那个人,并且不同意和他发生关系才会导致的杀身之祸。
这么多年十里八村的村子里面也都沒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儿,其轰动效应可想而知。有人建议村长报官,说现在有一种很先进的技术,能从男人残留在她身体里面的东西化验出这个男人是谁。因为害怕丢人,村长竟然草草的把自己的媳妇给埋了。
村长媳妇的娘家当然不干,三番五次的去找村长,说啥也想给死去的人讨一个公道,可后来不知道因为啥,他们就不去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村里死了人,对周小强来说根本沒啥,他已经沒啥亲人了,谁的生死都跟他沒有任何的关系。
傍晚,村子里面开始热鬧起来,一天之中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最凉爽的时候,吃过了晚饭,大家都出来聚集在村中间的一棵大杨树下面唠家常。周小强每天都会来,很是享受每天这个时候过来调戏那些扯老婆舌子的娘们。
坐在人堆里面,先是听这么娘们叨咕了一顿。
」周小强,村长媳妇的事儿不是你幹的吧?」村子的刘寡妇说道。
「操,咱要是真有这本事的话,还能在这眯着?」周小强根本就不往心里去。
」我看沒准就是你幹的,你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瞎得瑟,又沒有个娘们,沒准憋不住了,就啥事都能幹的出来。」刘寡妇继续笑。她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正是在男女关系上如狼似虎的时候,这个时候死了男人,对她来说该是一个啥样的打击,谁都知道。刘寡妇的相貌却是不错,风姿卓越,至少在这个村子里面也算是很好的了。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刘寡妇还算是洁身自好,跟村子里面所有的男人都保持着距离,有些人藉故给送米送面,都被她一次次的拒绝。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去凑这个热鬧了,就算是再死皮赖脸,好像也得不到刘寡妇的身子。她和其他的人一样,都只是把周小强当做是一个孩子。
「你可拉倒吧,就算是要干的话,我也幹你这样的啊,村长那媳妇膘肥体壮的,我都怕她甩我一身荤油。」
周小强的话,马上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小强,你咋不找个女人呢?」刘寡妇似乎是有意拿周小强开涮。
「找个屁啊,真有娘们跟着咱的话,能养活算啊。」周小强钓上一根菸:「这年头,沒钱就是王八,你娶回来媳妇不一定多少人惦记着呢。」
周小强很喜欢和这群女人唠嗑,有的时候唠的激动了,可以动动手揩揩油,村子里面的谁家的媳妇奶子大,谁家的媳妇奶子小,都是他在这边一次次的摸出来的。有他在的地方,似乎气氛永远都是那么的热烈,大家一起拿他开涮,他不在意,还能和任何女人打成一片。
唠到了七点多钟,人们开始慢慢的散去,有的女人回去烧水给自己家老爷们洗脚,有的则是回去烧炕睡觉,也有回去奶孩子的。
刘寡妇还在津津有味的和周小强唠着,丝毫都不在意这个小子的眼睛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直到八点多,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整个树下,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换做是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话,刘寡妇肯定是呆不到这个时候的,可跟周小强在一起,她就是放心。哪里知道她已经注定要成为某个色狼的猎物了。
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唠的晚了,周小强送自己回家,之后给他做一顿饭,两个人一起吃,一边吃一边听他讲很好玩的段子。两个人的关系挺玄妙的,不是情侣更像情侣,不似红颜更像红颜。
「哎。小强,我跟你说一个事儿,你可千万別跟別人说啊。」
「啥事儿啊?整的这么神神叨叨的。」周小强把自己的耳朵凑了过去。
「你不知道吧,村长的儿子晚上不跟他媳妇在一个屋子里面睡。」刘寡妇小声的说道:「这事儿你可別跟別人说啊。」
「咋回事啊?你跟我说说,具体点。」周小强一听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好好的两口子晚上不钻一个被窝?
  
艳满杏花村
五彩绚烂
刘寡妇四下看了看,黑灯瞎火的,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人,想了想之后,拉着周小强回到了自己的家。关好了门,松了一口气,弄的神秘兮兮的。
周小强诧异的看着她,这娘们啥时候变的这么谨慎了,之前可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
「到底咋回事啊?你整的这么神叨的,別人看着了,还以为咱俩进屋里幹啥呢。」
「我跟你说啊,咱们村长的儿媳妇外面有人。」刘寡妇小声的说道:「有一回我去他们家,听见村长的儿子跟他媳妇吵吵,就是为了这个事儿。好像是他媳妇一整晚上就不在屋里边。」
「你不是说他俩不在一块住吗?」
「是啊,其实啊,不是村长儿子不想跟她一块住,是他媳妇不干。你说这小子憋屈不憋屈。」刘寡妇摇头嘆息了一下,好像这事儿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随后爬上了炕,开始铺褥子和被子。
周小强叼着烟,怔怔出神的想了想,那次在桥下可是遇到了村长的儿媳妇,真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儿。要是早点知道的话,肯定扑上去操了她再说,反正她在外面也有野汉子。谁操不是操呢。
「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我回去幹啥啊,你这被都捂好了,今天晚上就在你住了。」周小强暗想,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村长的儿子肯定是让人戴绿帽子了,可能是怕这件事传出去磕碜,所以才一直都憋在心里。要是让他知道那娘们谁家老爷们有关系的话,那就是抓到了他们俩的把柄,到时候还不得想幹啥就干啥,让她趴炕上脱光了,她也得干啊。想着村长儿媳妇那张白白的俊俏的小脸蛋,周小强一阵莫名心动。
「少扯了,小孩牙子,你懂啥啊。」
「我啥不懂啊我。」周小强马上就露出了自己最具有标志性的流氓相:「刘寡妇,你说,你这一天到晚的也沒个爷们陪着你,你不想那事儿啊。」
「哪事儿啊?」
「我操还跟我装呢,就是男人女人那点破事儿,你不想啊?我估计你一天到晚都憋的眼睛瓦蓝。」
「你咋啥都说呢。」刘寡妇的脸色一红,三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时候,再加上她脸色这般红润,咋看都觉得这娘们忒他妈的招人稀罕了。
「你就说你想不想吧。」
「想,想,想,行了吧。」刘寡妇直接就把周小强推出了屋子,关好门,靠在墙上喘息不止,不想那是扯淡,自个的爷们都死了那么长时间了,沒有男人滋润的女人,她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想归想,她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不然的话,村子里面的男人都得排队来找她。做人应该有底缐,做一个女人更应该,做一个寡妇必须有。
周小强可不着忙,这个刘寡妇现在跟自己走的最近,用不了多久,她就得是自个的女人,这种娘们很寂寞,最架不住男人的勾引,加之他们两个关系好,说的深一点浅一点她都不会在意,就这么挑逗他,时间长了,不相信她不乖乖的从了自己。
越想越是开心,一路上週小强哼着小曲,快要到家门的时候,就看见头上一道亮光划过,
五彩斑斓,望上去像是彩虹一样,能隐约的看见亮光之中有一个黑色的东西,黝黑黝黑的。
亮光在滑翔了一段之后,落在了不远处的苞米地里面。
「这他妈的是啥玩意啊?」周小强自言自语了一阵,朝着那亮光的着陆点走了过去,他很好奇,这东西是哪来的,是啥玩意?
好奇心的驱使下,周小强走进了苞米地里面,时值夏季,苞米都生长的很茂盛,地里面更是密不透风,在外面还能感受到一丝凉意,真的走进去的时候,就感觉酷热难耐,沒有一点的风丝,顿时浑身都是汗迹。
「奶奶的,怪不得人家都不来苞米地里面干呢,真他妈的热啊。」周小强一边拨弄着横在自己的面前的苞米桿一边嘟囔道。
走了差不多有两百米远的时候,周小强有些不愿意往里走,越往里走越热不说,还越黑。再大的胆子在这么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面也会有些毛骨悚然,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前面一阵彩光绚烂。
  
艳满杏花村
神秘艳女
这道光芒很是耀眼,五彩斑斓,眼花缭乱。忽左忽右,闪烁不止。
周小强彻底的被吸引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这道彩虹一样的光芒让人心动,朝着前面走了几步,光芒越加的鲜艳起来,也稳定了下来。在这片光芒中有一个类似人形的东西若隐若现,差不多几分钟之后,这道人形也变的慢慢清晰起来,看的周小强目瞪口呆,出现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一头飘逸的黄色长发,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段苗条,体态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更具诱惑力的是女人浑身上下不着一丝衣物,两座高峰的山峰,浑圆坚挺,双腿之间更是点点的一片黑色,如同青草初生一样,腰部匀称纤细,沒有一丝多馀的肉。
女人微微的张开了嘴巴,似乎说了什么话,但是周小强一个字都沒有听到,仍是直勾勾的盯着女人,刚才的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将她的身子慢慢的围绕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一样。
忍不住的周小强最后还是伸出手朝着她的山峰摸去,这一切都太真实了,他不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幻影,应该是真实的存在的。
结果手摸到了一片虚空,然后眼前一黑,他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迷迷煳煳的,他彷彿看到了那个女人,和刚才一样,沒穿任何一件衣服,走在前面,偶尔回头看着他,露出一脸妩媚多情的笑容。
周小强彻底被迷晕,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圆中突翘的屁股,欣赏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漂亮迷人的女人?
周边的环境不断的转换,先是一片百花园,无数和她一样漂亮的女人在花丛中嬉戏,同样是什么都不穿,她们似乎沒有发现自己,盡兴的玩耍着。再走几步,是一片荒芜的沙漠,铺天盖地的黄沙,一眼望不到边际,女人还在前面,扭动着风情的身子,惹的周小强又是一阵沒来由的心动。
最后,女人停下脚步,扬起头望着天空,这一刻他们站在一片丛林之中,每一棵树都是几百米高之多,和墨绿色的天空练成一片,周边漂浮着海洋,围绕着丛林,绝对是一派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景象。甚至远比科幻片中的片段还要唯美,树木和他竟然同时出现在浩瀚的红色海洋中,神奇的让人叹为观止。
「你是谁?」周小强问道。
女人笑而不语。
「这里是哪里?」周小强继续问道。
女人依旧是沒有说话,一双眼睛盯着天空,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沒多久,天空中一阵翻磙,之后被什么东西撕裂一样,泛黑的撕裂面出现了一张巨大的人头。
「你想要吗?」瓮声瓮气的声音在人头上发了出来。
「嗯,想。」周小强瞥了一眼女人,这么国色天香的尤物,哪个男人不想要?如果说对一个女人最好的评价是妖孽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就是他生命里面的妖孽了。
「得到她可沒那么容易。」
「我怎么才能得到她?」周小强问道。
「能不能得到她就看你的造化了,孩子,別让我失望。」那个巨大的人形再说完了之后,立刻消失,随后天空继续翻磙起来,几秒钟之后,变成一片黑色。
「这是什么回事?」周小强拉着女人的手,摸上去光滑细嫩,吹弹可破。
女人转过身,朝着他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还是不说话。
「我要佔有你。」周小强看了一眼她的两只大白兔子,随后张开嘴巴就亲了上去。
睁开眼睛的周小强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可在这场梦的结尾,他分明是含住了女人的山峰,可这个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沒有,他躺在燥热的苞米地里面,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歷歷在目。
「这不是做梦,绝对不是。」周小强晃荡着脑袋,打死他也不相信刚才的是一个梦,就算是梦,他也不至于来苞米地里面做吧。
站起来,喊了几声,沒有回音,看了几眼周边,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这个时候他的面前一阵亮光袭来,之后看着一道五彩斑斓的霞光冲进了自己的身子里面,再也沒有出来。吓的他的身子一抖,隐约的感觉到,事情不妙了。
  
艳满杏花村
来我家住
屁磙尿流的从苞米地里面出来,周小强当时真的吓坏了,谁知道冲进自己身子里面的那道光芒能不能把自己给吞噬掉,这个时候再后悔自己当时的好奇心已经晚了。
到了家里面,蒙着被子颤巍巍的等到了天亮,这一晚很安静,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早上起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去镜子前面照了照自己,除了眼圈有些发黑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异样。
熘熘跶达的从自己的屋子里面,看见隔壁的王嫂家里的烟囱已经冒烟了,想必是正在做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很饿,就跳了过去。
屋子里面,王嫂正蹲在竈坑前面烧火,风光无限,这种机会和场合,他当然是要扫视一眼的。
「嫂子做饭呢?」
「啊,小强啊,你还沒吃呢吧,赶紧上屋里等着,我这就热乎饭。」王嫂急忙站起来,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手,抓了一把苞米桿填进了竈坑里面,将锅叉放在锅里,饭菜放在上面,整个动作异常流利,一气呵成。
周小强一看沒有机会看风光无限了,就迈步进了屋子里面,到屋里一看,王哥竟然沒在家。不仅好奇起来,一大清早的他不在家,幹啥去了呢?
「嫂子,我哥呢?」
「出去打工了,这不在省城的老六说有活,就让你哥出去幹了,说一天能挣一百块钱呢。

「啥时候走的啊?我昨天好像还看着他了呢?」周小强一屁股坐在炕上,脱掉了鞋子,像是在自家一样,毫不生疏。
「今儿早刚走。」
「啊,我说的呢,他走了,家里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周小强坏坏的一笑,脑子里面都是一些龌龊的想法,他惦记着王嫂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和其他的男人一样,都想趴在这个粉嫩的少妇。他自己都忘了从谁那里听说过,每个男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想要爱爱的女人,巧的是,这个贤良淑德的王嫂就一直都是他心里面最想爬上身子的女人,趁着这次王哥不在家,他一定会近水楼台先得月,也不知道王哥能不能满足嫂子,看着她的脸色不是很好,应该是王哥这方面不中,不然一准会把嫂子滋润的小脸红扑的,看来这个使命就得自己来完成了,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地道,总比让嫂子憋着好吧。「嫂子,你晚上一个人在家害怕不?」
「找个人作伴呗。」王嫂满不在乎的说道。
「嫂子,我给你作伴呗,反正我家自个也不乐意在家里睡觉,咱俩刚好是个伴儿。」
「你可得了吧,你一个男的跑我家住啥来啊。」王嫂笑了笑。
「嫂子,你不是说我是小屁孩吗?小屁孩能幹啥,就是来你家蹭个热乎窝住。」周小强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兴奋,不管咋样,都得让王嫂收留自己,只要她收留了自己,才有机会把她变成自己的娘们。「我现在一到下雨阴天的时候吧,就感觉的腰也疼腿也疼,我琢磨着应该天天晚上睡凉炕睡的。要是这么下去的话,肯定会把自己给睡坏的。」
「那也不行,这要是让你哥知道了,还不得杀了我,你呀,还是乖乖的在家眯着吧,这样吧,以后我腾出空来就去给你烧炕。」
「嫂子,要不然你去我家住吧,能给我烧炕,晚上也不用找別人作伴了,省的天天晚上都找人作伴了,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时间长了,就是亲爹亲妈都不行。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更何况,我一个小屁孩儿,你怕我啥的。」周小强马上就信誓旦旦的说道:「你就去我家住吧,咱俩都不说也沒人知道。」
「行,再说吧。」王嫂也沒直接答应下来,她心里也犯难,本来自己老爷们走的时候,她就不咋愿意让他去,可他偏偏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去。拦都拦不住。周小强说的事儿她也想过,更何况自个爷们的爹妈死的早,他在村子里面又沒啥亲戚,这作伴要是一天两天行,时间长了谁都不行,她也是女人,当然知道谁家的娘们能天天晚上不回家啊。夫妻之间必要的性生活还是得有的。
真的要去周小强那边住的话,也得想清楚,他不管大小,也是一个男人。即便两个人啥都不干,这也是好说不好听的事儿。
  
艳满杏花村
高耸的胸脯
美美的在王嫂家吃过了饭,周开福就开始在村子里面的路上晃荡,自从昨天晚上那道光芒进了自己的身子到现在,还沒感觉到任何的异样,这让周小强再开心的同时也有些忐忑,他相信这股霞光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进了自己的身体就这么安静下来了?
晃荡了一圈,也沒有遇到可以让他调戏的女人,于是坐在村子中间的树下乘凉。
刚坐下来沒多久,感觉浑身燥热难耐,绝对不是那种因为天气的原因才会有的热,而是从内往外的热,是那种实实在在的,由于生理需求带来的热。
「怎么会这样。」周小强靠在树根上,心想着这应该就是那屡霞光的作用了,可是为啥是这个效果呢?不应该是再有女人的时候才会这样吗?这个时候身边可以一个娘们都沒有的。
愣了一下,那感觉越加的强烈起来,就像是再不找个女人解决一下的话,他的下面就得憋的爆炸一样。
「觉得好奇吗?」一个声音再他的脑海里面迴响了起来,是一个很清脆的女子声音。
「咋回事?」周小强开始喘息着。
「你不是说你想要我吗?」女声娇滴滴的说道:「在你眼里,我现在只是幻影,是你能看到摸不到的虚幻。你想见到一个活生生的我吗?」
「想。」周小强做梦都想看看脱离了虚幻的女人是不是还那般的妩媚到如同一个妖孽一样,看看真实的她身子和虚幻中是不是一样的匀称妖娆,一样的白皙细嫩。
「想要我从虚幻化作人形的话,只有一个办法,我需要十三滴处女血,而且是不一样的处女血。」
「处女血?」周小强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肯定我就可以帮你呢?」
「因为是个人就有慾望,从你看我的表情中我看的出来,你对我的身子充满了慾望,你想佔有我。」女声笑这说道:「只要集齐了十三滴处女血,我就是你的人了。」
「那我岂不是要祸害十三个黄花大姑娘吗?」周小强一听这话,喜出望外,祸害的大姑娘越多他当然是越开心了,只是他就是一个村子里面的小流氓,哪里能祸害到那么多的黄花大姑娘呢。
「在你的身子里面现在潜藏着一种异能,我相信你一定能发挥出来的。」
「啥异能?」周小强更加的好奇起来。
「那就要你自己去体会了,等到我化作人形的时候,会再给你另外一种更为强大的异能。」女声说道:「所以你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的潜能发挥出来,別让我失望。」
「你啥都不说,我咋知道我有啥异能呢?好歹你也给个提示吧。」周小强说道。
女声再也沒想起,整棵树的下面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周小强的心里一直都在嘀咕着,也不知道自己的异能是啥,更不知道女人是不是骗自个。不过刚才从内到外的燥热倒是消失了,不晓得是不是她要和自己说话之前都要把自己弄的浑身痒痒的。
坐了很长一段时间。总算是有人走了过来,远远的周小强就看出来这个女人正是村长的儿媳妇,也算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了。
带着一脸最无耻的笑容从树下站起来,伸开双手拦住了她。
「周小强,你幹啥?」女人很警觉的看着周小强,他这个村子里面出了名的流氓可不是浪得虚名啊。
「不干啥啊,这大热的天儿你幹啥去啊?」
「关你啥事。」女人很明显不待见周小强,说完之后挪了一下身子就要过去。
「这么着急呢,唠会。」周小强马上就伸手抓着她雪白的柔嫩的小手,速度很快,让女人猝不及防,这功夫也只有他这种日以继夜的佔老娘们便宜的人才能练的出来。
「我跟你有啥好唠的?」女人瞪了他一眼,使劲的往回拽自己的手,说句实话,周小强抓着她的手摸来摸去让她觉得噁心,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有啥毛病,专门喜欢佔別人家老娘们的便宜。
「唠唠你在外面有野男人的事儿。」周小强马上就眯缝着自己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高耸的胸脯。
  
艳满杏花村
有点秘密
听了周小强的话,陶晓磊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做了亏心事的人都是心虚的,那是一种根本就沒有办法掩饰的紧张。
看到他用那种赤裸裸的龌龊眼神盯着自己的胸脯,陶晓磊顿时皱起了自己的眉头,显得慌乱。
「你要是再胡说的话,信不信我扇你?」
「我胡说?你天天晚上都不和村长的儿子睡一个屋吧?要不是你在外面有了野男人的话,能这么做?」周小强挑挑眉头:「別当我是傻子,究竟是咋回事,我一看就知道了。」
「周小强,你个无赖。」陶晓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不和自己老公一起睡的事情,沒有別人知道,他是咋知道的呢?难道是那个他说出去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就无赖了,这件事我先替你保密。我知道你这几天来事儿了,啥都幹不了,等过几天你来找我。」周小强坏坏的笑着,把一个流氓的本性彰显的酣畅淋漓。
「我不会去找你的。」陶晓磊说完甩开了周小强的手,一路小跑的离开。
周小强则是盯着她曼妙的身子,微微一笑,你会来找我的,你也会让我操你的。
「周小强。」正当週小强想入非非的时候,有人喊了他一声。
「二拐,咋的了?」站在周小强身后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村子里面的人都管他叫二拐,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这个人的大名。
二拐是个村医,医术一般,不过伤风感冒的这种小病到了他手里还真的都能药到病除,沒啥大病的情况下,大家都找他瞧病,省钱还省力。
「你有沒有事儿啊?」二拐一把搂住周小强的脖子,表现亲暱,就好像是亲兄弟一样。
「沒事儿,咋的了?你说。」周小强问道。
「沒啥大事儿,就是出去跟我收收钱,我这都沒有钱进药了,有挺多人家明明有钱就是不给,等有病的时候还来找你,咱是大夫,也不好意思不给他们看,病瞧好了,就是挂账,这么赊下去,我也受不了啊。」
「我操我一琢磨就找我就沒好事儿,这事儿我可不干,得罪人。」
「有好处的。」二枴子马上就是一副笑脸:「帮我把钱要上来之后,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磙犊子,你他妈的都说过多少回了,上次你让我给你铲地就他妈的说给我介绍对象,到现在也沒信。」周小强一把推开他:「该幹啥幹啥去,別他妈的烦我。」
「这回不一样了,一定给你介绍一个。」二拐急忙说道:「咱们村子里面也就你还能唬住人,你要是不帮我的话,这钱是真的要不出来了。」
「不去,赶紧磙犊子。」
「你要是跟我去的话,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再不走老子就踹你了。」
「是王嫂的秘密。」
「啥玩意?」
「你去不去?」二拐一脸的可怜样。
「你先说啥秘密。」周小强对王嫂的事情很上心,尤其是听说她的秘密,当然是想知道这个秘密是啥了。
「成,我就告诉你。」二拐四下看了看,把嘴巴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姓王的下面不行,根本就硬不起来。所以王嫂到现在还他妈的是处女呢,你说有沒有天理。」
「真的啊?」周小强喜出望外,身体里面的女人不是说了吗,需要十三滴处女血。要是王嫂真的还沒破身的话,就先从她那里取第一滴处女血。这次不管用啥办法都得让她来自己家住了,晚上关上门放下窗帘,想幹啥都行,她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管的。
「这事儿我能骗你吗?她家老王找我瞧过病,咱是整不了,这不去省城打工去了吗?估计是想攒俩钱给自个瞧病。」
「行了,我知道了。」周小强哼着小曲朝着家里走去,从现在开始就得时刻准备着跟王嫂的晚上春宵一刻了。
「你幹啥去啊。不是说好了跟我要钱去的吗?」二拐有些急了,跑过来拉着周小强的手:「兄弟,你不能这样啊,明明都说好的了,你不能不管我啊。」
「不去,就当做是上回去你家铲地你欠我的还我了。」
「別,別別,兄弟,你要是跟我去的话,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二拐一咬牙一跺脚,信誓旦旦。
「你他妈的到底是干啥的啊?哪来的这么秘密。」周小强停下脚步,倒是挺期待他的第二个秘密。
  
艳满杏花村
有一腿吗?
一看周小强动了心,二拐就知道有门了,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他就是一个流氓,啥都敢幹,家里沒亲人,是孤儿。自个吃饱全家不饿。这种人能活一天是一天,干的也都是別人不敢幹的事儿,领着他去,谁敢不给钱啊。
「这第二个秘密等你帮我要完了钱,我再告诉你。我跟你保证,绝对是一个大秘密。」
「净卖关子,你说不说?」
「你跟我去,回来之后就跟你说。真有秘密,我回来要是不说的话,你就赖在我家不走,咋样?」二拐真的是下了血本了,这种引狼入室的话都说的出来。
「成,就再相信你一次,要是你敢在跟我扯里格楞,我整死你。」周小强完全被他神秘兮兮的秘密所吸引。
跟着二拐要账也沒啥难的,到了那些有钱不给的家里,他就坐着不走,这些人一看周小强这个痞子过来了,就都急忙给钱,生怕这小子赖在家里不走。
要了一圈钱,差不多能收上来三千多,收穫很大。回到了村子里面,二拐还算是敞亮的去小卖店买了一些酒和花生米啥的。
弄好了东西,两个人就你一口我一口的整了起来,小酒喝的挺滋润。
「二拐,你说的秘密到底是啥?」周小强有些迫不及待,这一天他都在想着究竟是啥秘密。
「这个秘密可牛逼大发了。」二拐抿着嘴角笑了起来。
「啥秘密啊,你赶紧说,你这要是不说,我连酒都喝不好了。」周小强催促道。
「你爹妈不是自杀也不是大家猜测的被烟呛死的。」二拐有板有眼的说道。
「被人杀的?我早就怀疑了。」周小强马上眼珠子瞪的熘圆。他父母的死,一直都是压在他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
「你別急啊,听我慢慢跟你说,当时有人就说你父母肯定是被人杀死的,但是一点都沒看出来痕迹,我看出来了,我是是干啥的啊?暂时大夫,搁城里说是医生呢。」二拐得意的说道。
「少废话,到底咋回事?」周小强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真的要找出杀人凶手的话,那就有他受的了。
「是谁下的手我不知道,不过你爹妈是被药死的,是被人下了过量的安眠药,毒死的。」二拐说道:「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这都沒那东西,估计是有人在乡里或者是县里买的。」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爹妈跟谁有仇?是谁要害他们?」周小强急不可耐的说道。
「这个,我得想想,等过几天再给你答覆。」二拐留了一个心眼,这以后沒准啥时候还得让周小强帮着办呢,不留一手咋能行呢。
「你就臭得瑟吧,跟我玩欲擒故纵是不是?」周小强听的出来他的意思。索性就开始打击打击他,也算作为他告诉自己秘密的一个回报:「你知不知道人家村长为啥对你那么好?我都听说了,村上不出义务工的人就那么几个,其中就有你,你就觉得村长对你够意思了,是不是?」
「我经常给他送东西,对我好也是应该的啊。」二拐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傻逼,我告诉你啊,村长不出义务工的那些人,自己家的娘们都是让村长给操了的,你为啥不出?你凭啥不出?你咋就不合计合计这个呢。」周小强不想再过多的打击二拐,这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出去看病挣钱,自己家娘们那点破事村子里面都传遍了,他还一点都不知道呢,真不晓得得说他点啥好:「行了,我也不跟你说这个了,你就告诉我一件事,村长家的儿媳妇是不是不跟他儿子在一起睡?」
「你咋知道的?」二拐当时就是一愣,这件事知道的人不超过三个。
「別管我咋知道的了,你知道不知道村长的儿媳妇那个野汉子是谁啊?」周小强把身子凑了过去,笑嘻嘻的说道:「你要是告诉我,下回有啥事还找我,保证好使。」
「这个我还真就不知道,不过她虽然不跟村长的儿子在一个屋子里面睡觉,但晚上从来不离开家半步。」
「晚上不出来?」
「嗯哪,天天晚上自个一个屋子。」二拐说完了之后,脸色慢慢的难看起来,想了想之后,小声的问道:「小强,我媳妇跟的跟村长有一腿吗?」
  
艳满杏花村
开始了
周小强喝了一口酒,使劲的点点头,拍着二拐的肩膀又是摇头又是嘆息:「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孩子都快要二十了吧?老了老了还让人给戴了绿帽子。」
「妈的,我弄死他去。」二拐的脾气还挺暴躁,听完了之后,就站起来要去厨房拿菜刀,这个还他妈的蒙在鼓里,一天到晚的屁颠屁颠的熘须村长去,哪里想到这老逼来自个家里后院点火把自个的娘们给操了。在这种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里面,女人的下半身就是自己的,任何男人都不能碰,他操,就阉了他!
「你幹啥去啊?你就这么去了,人家不还打死你。」
「他他妈的玩我的娘们还有理了,还敢打死我?」二拐义愤填膺,气的直跺脚。
「你可拉倒吧,你抓到现行了啊?捉姦在床了?还是看到他们俩钻苞米地里面去了?」周小强拦下他说道:「你就算是真想报復的话,也不能这么就去了啊,要是人家报警,你不傻逼啊。」
「这口气,我他妈的嚥不下去。」二拐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
「那你就当场把他们俩抓着不就得了吗?」周小强笑着说道:「沒想到你还是个莽夫,我问你,你媳妇呢?」
「出去窜门了,谁知道又他妈的骚了谁家去了。」
「我估计啊,她是去找咱村长了,我告诉你啊。你要想抓他们俩,挺简单个事儿,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能抓着。」
「成,你说吧,我都听你的。」二拐一咬牙,周小强说的不是沒有道理,沒凭沒据的,你说人家操你媳妇人家就操了?
两个人喝了两个多小时的酒,都很清醒,之后一起从院子里面出来,走到了村中间的那棵树下面的时候,发现二拐的媳妇和一群老娘们正在说说笑笑,家长里短的扯老婆舌子。
看着自己家娘们那样,二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还是忍了下去,心说你等着,要是让老子给抓到的话,一定扒了你的皮。
「这不是你家二拐吗。」刘寡妇推了一下旁边的女人。
「你出去要钱回来了啊?」二拐的婆娘马上就说道。
「嗯哪,你们都在这唠嗑呢?那个啥,我去一趟县里,咱家的药都沒了,去上点药。晚上不回来了,你自个在家早点插门睡觉,咱闺女这也沒放假不能回来,你自个加点小心。」
「行,那你去吧。」
二拐咬咬牙,跟着周小强又一起去了村长家,问村长有沒有啥要捎的,他明天晚上能回来,
村长摇头,说啥都不用了,让他早去早回。
从村长家出来,两个人真的就离开了村子。
临近傍晚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一个人坐在家里面的王嫂有些害怕了,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她一个女人在家,要是来了贼咋办?想着找谁过来作伴,脑子里面把全村的人都过滤了一遍,只有一个刘寡妇晚上能出来,可是这个寡妇她又不喜欢,不能找她,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周小强了。思前想后,她还是关掉了灯,把自己家门锁好。
推开周小强家虚掩的门,屋子里面沒有声音,喊了两声也沒人应答,进去打开灯的时候才发现周小强沒在家,不过倒是在炕上有一张字条,大概意思就是告诉王嫂,他晚些回来。
周小强的字实在是不敢恭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而且这几个字还有错別字,费了很大的劲才看清楚,笑了笑,放下了字条,王嫂开始帮他收拾屋子,干干净净之后,又开始帮着他烧炕。
一个小时候,王嫂也有些累了,就铺上了被子,一共两套行李,其中一套还是她从自己家里面带过来的,等了一下还不见周小强回来,她索性就钻进了被窝里面。沒闭灯,就这么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
王嫂一直都把周小强当做自己的弟弟,从来都沒想过他会把自己咋样,所以睡的也很踏实很香甜!沒想过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上一篇:医生操处女,爽啊!下一篇:未必真实